Posted on

“……饭来了,两位请慢用,有什么需要的话招呼声就行……这位先生不方便的话,可以按这个铃。”

餐馆服务员端着两碗饭,重新再走回了餐桌旁,笑着将两碗饭放到两侧桌上后,又从围裙兜里拿出了个铜按铃,放到了年轻乞丐身前的桌子上,

注意到那女服务员伸到近前的手,年轻乞丐先是往后缩了缩,紧随着,才将目光投向了那按铃,

“……就像是这样。”

“叮铃铃……”

“……有什么需要,先生你按一下就行。”

笑着,将按铃放下后,女服务员又笑着,示范着按了下按铃。

按铃稍尖锐的声音让乞丐不禁再往后缩了缩,浑身有些发颤,

紧接着,将缓缓转过头,看向女服务员,才缓缓放松下来,有些畏缩着,转过头,看向那按铃,

“……那两位慢用。”

笑着,女服务员再说了句,转过身,重新走了开。

……

甜美少女

转过视线,廉歌再看了眼那那年轻乞丐,年轻乞丐缩着身子,有些畏缩着,抬着头,

不时望着,餐馆里的人,似乎又想转过身,但却只是不时浑身颤抖下,紧攥着那袋包子,坐着。

转回目光,廉歌拿起了筷子,夹着菜,吃了起来。

“吃饭吧。”

语气平静着,廉歌说了句,

“……呜哇,哇哇,哇哇……”

年轻乞丐低下头,望了望那桌上的饭菜,又缓缓转过头,看着手里的那袋包子,

又抬起头,望着廉歌,眼眶有些红比划着,发出些声音。

“……我们什么时候去啊?”

不远处那张餐桌旁,小男孩抬起头看着他母亲,眼里带着期待着问道,

“……她还没吃饭呢……真得是……一会儿我去趟她那儿,给她带点吃得。”

靠着窗边张餐桌旁,一个中年男人吃着饭,打着电话,停下了吃饭的动作,对着电话那头说着。

“等吃完饭。”

听着随着清风,从嘈杂着,混杂着的一桌桌顾客话语声中剥离出的话语声,廉歌顿了下筷子,看了眼这年轻乞丐,只是说了句,便再继续吃了起来,

年轻乞丐闻言,低着头,再望了望手里捏着的那袋包子,缓缓抬起了头,

一只手依旧紧紧攥着那袋包子,另一只手摸索着,拿起了放在饭碗上的那双筷子。

“……啪嗒。”

似乎是许久没用过筷子,筷子拿起后,又再从年轻乞丐手中滑落,落到了桌上,

“……先生,你要是用筷子不方便的话,我给你换个勺子吧?”

一旁,注意着这边的那叫文慧的女服务员见状,赶紧走了过来,将桌上的筷子捡起过后,出声问道。

年轻乞丐闻声,缓缓抬起了头,望着那女服务员。

“让他用筷子吧。”

廉歌没转过视线,依旧夹着菜吃着,语气平静着,说着。

女服务员闻声,看了看廉歌,又再看了看那年轻乞丐,停顿了下,点了点头,将那双筷子,再递给了年轻乞丐,

年轻乞丐有些畏缩着,伸出了手,接过了那筷子。

“……那两位有什么需要的话招呼一声。”

再看了看那年轻乞丐,女服务员转过身,重新走了开。

年轻乞丐缓缓转过了头,有些脏污的手紧紧捏着那筷子,有些艰难地伸进了装着的饭碗里,

手微微颤抖着,年轻乞丐用双筷子翘着一一口白米饭,张开着嘴,

“……服务员,买单!”

就在这时候,餐馆里一桌客人喊了声,

声音让年轻乞丐仿佛受到惊吓般,捏着筷子的手不禁再颤抖了下,

筷子连带着那筷子上挑着的白米饭,一同掉在了桌上,

有些慌乱着,恐慌着,年轻乞丐连带着攥着那袋包子的手,两只手一同,在桌上抓着,捡着。

抓着捡着那散落着的米饭,往着嘴里塞着。

也没多说什么,廉歌只是静静看着年轻乞丐的动作,

渐渐的,年轻乞丐停下了动作,往着那桌上的筷子,再伸出了手,拿起了那双筷子,

这一次,再将筷子放进了碗里,另一只手扶着碗,年轻乞丐低下了身,凑到了碗边,拿着筷子,往着嘴里有些艰难地拨动着些米饭,

缓缓着,年轻乞丐另一只手,托着饭碗端了起来,紧随着,年轻乞丐也渐重新直起了身,

用筷子刨着饭的动作越快,似乎有些慌忙着,往着嘴里塞着,

再停下动作,嘴里塞了些饭,年轻乞丐看着手里的筷子,看着手里端着的碗,眼眶有些泛红,

碗放下了些,拿着筷子,年轻乞丐再抬起了头,看向了廉歌,

“……哇哇……”

感激着,年轻乞丐嘴里发出了些声音。

“夹点菜吃吧。”

廉歌看了眼这年轻乞丐,语气平静着,再说了句,继续吃着饭菜,

年轻乞丐闻声,缓缓伸出了筷子,有些艰难地从靠他那侧的盘子边,夹起了筷子菜,先是放到了碗里,再连带着饭,刨进了嘴里,

虚坐在凳子上的动作,也紧随着,坐实了些。

……

一旁,注意着这侧的那女服务员见状,脸上露出了些笑容。

另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,循着女服务员的视线望了望,出声说道,

“……文慧,你对那叫花子也太上心了点吧?”

“……你忘了啊,我妹妹也是个聋哑人……”

女服务员转过身,抿嘴笑着,对着另一个服务员说道。

“……你妹妹……”

另一个服务员闻声,也转过头,看向那女服务员,先是望着女服务员张了张嘴,想说了些什么,却终究只是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,什么都没说。

“……你也真是……”

看着另一个服务员,女服务员笑着,摇了摇头,

“……服务员,再给我们哥几个拿一人来瓶啤酒。”

“……好嘞,您稍等。”

餐馆里客人再招呼了声,女服务员和那另一个服务员紧随再忙碌起来。

……

看了眼那女服务员,廉歌转过了视线,看向了这年轻乞丐,

年轻乞丐一只手捏着那筷子,一只手攥着那包子,望着那女服务员的方向,似乎也听到了刚才,那女服务员和另一个服务员的对话。

“跟我讲讲,你和你妹妹怎么遇上的吧。”

再看了眼这年轻乞丐,廉歌转回了目光,夹着桌上的菜,吃着,语气平静着说道。

闻声,年轻乞丐缓缓转过了头,

“……呜哇,唔唔唔……”

手里比划着,年轻乞丐呜哇的说着。

“……我才不是从垃圾堆里捡到的呢,妈妈你骗人,我老师都说了,是爸爸妈妈生得我们……”

餐馆里,一个小孩仰着头,看着自己母亲脆生生地说着,

话语声随着清风剥离,又随着清风在廉歌耳边响起。

“……呜哇,哇哇哇……”

年轻乞丐比划着,嘴里发着些声音。

听着,廉歌看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