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冷蓉蓉跟孙知震几人聊的很开心。

他们当年在同一个训练营训练,算是很铁的兄弟了,当年他们几个人都非常的强。

冷蓉蓉虽然是个女人,但是力气很大,加上性格也算比较爷们,所以跟他们都相处的不错,后来就成了一个小团伙,经常聚在一起。

参加什么训练,都是他们组团。

这几个人性格也都比较好,而且是那种很讲义气的人,为了朋友都是可以两肋插刀的人,而冷蓉蓉刚好也是那种很护短的人。

当年刚开始的时候,其实他们是都看不惯对方的。

因为冷蓉蓉虽然也参加训练,但是架不住有背景啊,吃的什么的,都比他们好。

因为是个小姑娘,几个大男人自然觉得她很没用了,每次测试,大家都觉得冷蓉蓉肯定会死的很惨的

但谁知道,冷蓉蓉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最弱的,但是他们整个训练营里,冷蓉蓉却是最厉害的一个。

后来,因为秦雄不太服气,所以找冷蓉蓉单挑,结果被冷蓉蓉虐的很惨。

再后来,这群人都成了冷蓉蓉的手下败将,无论是孙知震的枪法,还是宋君临的脑子,又或者胡辛擅长的兵法,秦雄的个人战斗能力,部都输给了冷蓉蓉。

于是,大家就服了蓉爷了。

三亚度假的缤纷美少女戏水图片

蓉爷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他们这个小团体的领军级任务。

想当年,他们这个团体真的是很威风凛凛,训练营的人都佩服他们,就连那些个教官都怕他们。

想起当年的那些事情,一群人都有些怀念。

那个训练营在国际上是非常知名的特种训练营,培养出不少特种天才,国际上知名的一些的大人物,有很多参加过那个训练营。

但当年,那个训练营里面,就属他们最出名。

“最高兴的还是认识了你们。”冷蓉蓉拿着一杯酒跟一群人碰杯,“宋君临现在成了宋氏的掌权人,你们几个呢,很久没有联系了,目前在做什么?”

“额,我接管了家族的东西。”孙知震说道,“北方那边,基本上都是我们家的势力,早些年,我们家是北方最大的地下势力,不过近些年都洗白了。有接触很多产业,目前都是我在打理,我家老头子不想管事儿了,也就只有我一个儿子,所以部都丢给我了。这次能到这边来,完是因为家族里出了个反骨,追他来的。”

“秦雄呢?”冷蓉蓉看向了秦雄。

“我家不是开武馆的吗,接手了我家的武馆,目前就是教教徒弟,打打比赛什么的。”秦雄说道,“哦,我还开了一个保镖公司。也挺忙的,事情比较多,这次是带了几个人来挑战的。”

冷蓉蓉又看向了胡辛。

“哦,我就比较普通了,算是在部队做事吧,比较机密,所以我也不能透露太多。”胡辛笑了笑。

“就你这个脑子,肯定是在从事什么厉害的工作。”宋君临道,“胡辛是我们当中最聪明的,为国家做事,不奇怪。”

冷蓉蓉几人有些怀念过去的日子。

当年在那个训练营真的可以说是无忧无虑了,除了训练,就是几个人一起胡作非为。

几个人都挺会喝酒的,李辰乐搬空了半个酒吧,但是这些酒,没一会儿就进入了几个壮汉的肚子里面。

李辰乐跟李如花两人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的。

“花花,李少,别客气,一起吃啊!”冷蓉蓉招呼两个人说道。

李如花跟李辰乐两个人不敢跟宋君临几人一起牛饮,两个人默默的呆在一角,然后小声议论着,小酌一杯。

“这些够不够喝啊?”李辰乐看着地上那满满当当的空瓶子,感觉这群人大概不够喝的。

“也许不一定够。”李如花同情的看了一眼李辰乐,“送酒吧。”

李辰乐:……

这回李辰乐没有亲自去搬酒,而是打了一个电话,让自己酒吧里的人来给自己送酒过来。

就在大家喝的开心的时候,暴风跟暴雨也冲了进来。

然后暴风嗷呜了两声。

冷蓉蓉:???

“暴风,你说什么,你说你们要跟他们拼酒?”

她没有喝多了产生幻觉吧?

暴风暴雨突然说要拼酒?

“嗷呜!”暴风一跺脚,点头。

暴雨在旁边也点着它的马脑袋,甩了甩自己的尾巴,做出了一副准备战斗的姿势。

“你的这两只宠物,说要跟我们拼酒?”秦雄感兴趣的看着暴风跟暴雨,不可思议的说道,“你这两只宠物很通灵性吗?”

“我说了,它们很傲娇的,你们看不起他们,它们就会想要挑战一下你们。”

冷蓉蓉无奈道。

“是吗?”秦雄站了起来,歪着脑袋看着暴风跟暴雨,“不过,马跟狼真的能喝酒吗?”

“它们好像会喝一点。”冷蓉蓉知道暴风确实是会喝酒的,小时候,江浮干爹喝酒的时候,这货就会偷酒喝,长大了比较克制了,不过酒量是还算不错的。

至于暴雨,她养了也不是很久,不知道。

不过看暴雨那个斗志昂扬的样子,估摸着也是会喝酒的,毕竟它是一只喜欢吃烧鸡的马,跟一般马应该不太一样。

“有意思,跟马跟狼拼酒,老子还是第一回。”秦雄兴致勃勃的说道,“它们都不怕,我一个人还怕它们么,来吧!”

于是,秦雄真就跟暴雨开始拼酒了。

孙知震几人则是惊呆的看着秦雄跟暴雨拼酒。

暴风的视线在几个人身上游移,似乎也在考虑是跟谁拼。

宋君临摆手说道,“别看我啊,我这个人不喜欢拼酒,我是比较克制的人。想拼的话,其他人。”

“我也不行。”胡辛摆手,“我喝酒比较少,要么知震你来!”

孙知震点头,“来吧!”

于是,就这么一人一马,一人一狼,真的就开始摆开了架势,拼酒。

其余的人则是助威,押注猜测谁胜谁负。

冷蓉蓉玩的很开心,她完忘记了一件事情,她跟师父苏唯说,她晚上要给几位干爹电话的。

深更半夜,某个山头上的一栋别墅里,几个男人以及一个女人聚集在一起,视线盯着桌面上几只手机看着。

然而,等到了深更半夜,眼睛都瞪痛了,都没有接到某人的电话,于是,一群人一张脸沉了又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