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江时染看着穆阿道和凉千城两个人,总感觉他们之间是有什么事情是瞒着她的,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
蛋凉千城不肯说,穆阿道也不提,她也就无从了解,更别说帮他们化解矛盾了。

“那行吧,们在这里慢慢吵,我跟威斯去买菜了,们什么时候吵完了,自己回去。”

说完,江时染就示意威斯跟着她去菜市场。

虽然凉千城的后花园种了很多菜,鱼塘也有,但是还是不够齐全,很多食材还是需要出去买的。

穆阿道知道今天有好吃的了,赶紧把凉千城丢到一边,然后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,“小染染,我帮提东西啊,免费的劳动力。”

说着,还走到顾凉夏的面前,撩起袖子,露出自己那二两二头肌出来。

不等他把袖子放回去,就被人一脚踢飞了。

凉千城走在江时染的身边,亲昵地搂着她的腰,脸上的表情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,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。

然后瞥了一眼从地上爬起来就追上来的穆阿道,“染染,我已经让威斯回去处理鱼了,今天最大,应该要好好休息一下,其他的,都交给那个自告奋勇的傻子去做吧。”

“我说凉千城,可别太过分了,我怎么说都是跟我小染染嫂子的救命恩人,就这么报答我这个救命恩人的吗?”

穆阿道每次一吃瘪,就会拿那天救凉千城跟江时染的事来说。

雨自未来而你在 美丽的金发女孩

其实当时他也没有想到能救下他们两个人,本来以为自己会跟他们一起掉下去嗝屁的,到时候三个人,黄泉路上也好作伴。

仔细想想,有个江时染这样的伴一起走在黄泉路上,也不会太无聊,虽然他是显得多余了一点。

“别拿那点破事当挡箭牌,我还没找算账呢。”

凉千城后来坚持让穆阿道放手,并不是因为他想跟江时染共赴黄泉不带上他,而是他看中身下没多远的一颗大树,连方向都调整好了,可以保证万无一失。

谁知道穆阿道不但不放手,还把他答应陪他一晚上的事给爆出来了,现在那本漫画的结局都被司琴补的很有悬念,还有很大一部分人觉得他是婚内出轨,而且还是出轨一个男人。

甚至有一段时间他跟威斯同时出现在公司,有些人都怀疑他跟他的关系不是普通的少爷跟管家的主仆关系,而是假借这层表面上的主仆关系,暗度陈仓,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
更加让他头条的是,小女人居然在怀孕期间觉得无聊还以那个为题材,画了一个番外,而且题目还就是《我跟我的傲娇主人的日常》,并且里面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跟江时染的,只不过把她自己的戏份换成威斯的,还被有意无意地故意往那方面引导。

并且知道了那本漫画是江时染在连载,一夜之间,所有人都同情她,而他也成功地晋级了史上最渣男。

关键是,漫画出自小女人之手,他也只能认栽,漫画不敢收回来,连骂小女人一句都不舍得。

现在那本漫画很火,小到刚刚懵懵懂懂的小学生,大到五六十岁的老爷爷老奶奶。

并且江时染的画画技术那么厉害,直接就把他跟威斯漫画了一下做成了封面,搞的他上街都要乔装打扮一下。

幸好后来江时染在那本漫画完结的时候,解释了这件事,说只是自己无聊,才会画那本漫画,并且里面的东西都是虚构的,她过得很幸福,所有的事情都是她跟他之间发生的,只不过是把她自己换成了威斯的名义而已。

当时是因为穆阿道在帮江时染调养身体,所以他才没有找他算账。

等小女人刚刚生产完,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她和孩子的身上,就把这茬忘了,等他再想起要找他算账的时候,他把他弄进了那个鸟不拉屎的穆家村,被穆老爷子恶整了一把,他也就消失了这么长一段时间。

今天也是他从穆家村回来之后第一次见他,只是给他一脚已经很便宜他了,他还没扒了他的皮呢。

“那个真不怪我,们家女人那么固执的,不给她点刺激她都没有挣扎的动力了。我说这可是一尸三命,我当时只是把脉把出她怀孕了,又没有摸出是双胞胎。而且我能不知道的想法?想那么做,得考虑她一个孕妇,万一磕到了,小产了,我看哭都哭不出来。”

穆阿道也看到了那棵树,以凉千城的身手,想办法跳到树上,然后带着江时染没问题。

可那边是悬崖,很多突起的石头,还有那么多树枝什么的,万一伤害到江时染,可就不是简单的受伤贴个OK绑的问题了,现在最多是让他的名声受点损伤,否则的话,搞不好他是要后悔一辈子的。

“更何况,我还帮了好不好?名声坏一点,烦的女人就少一点,那些野桃花少了,嫂子也不用大着肚子去斗小三,生气了。”

“这么说,我还得感谢了?”

凉千城黑着一张脸,看着穆阿道。

果然是穆家村的人,不要脸都能不要到这么超尘脱俗,不愧是穆老爷子的血脉。

好像这么想有哪里不对,他好像也有一半的血是穆家啊,怎么感觉他连自己也一并给损了。

“感谢就不用了,我这人很大方的 一般都是救人不留言,施恩不求报的,所以不要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哈!”

穆阿道走到凉千城的旁边,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一副我是雷锋不用谢的表情。

“我说阿道,这么厉害,咋不上天呢?”

江时染对着穆阿道翻了一个白眼,终于知道为什么凉千城这么不对付穆阿道了,并且还一直都很嫌弃让她去穆家村住。

并且每次她一提起说要去看外公,他不是推迟说没时间去就是说她的身体经不起长途跋涉。

其实她也不是非去不可,只是她想去看一下,能够把凉千城带给她的那个女人生活的地方,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,才能生出凉千城这么完美的男人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