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宁乐双在屋子里走了几圈,一直在和霍拆说话,霍拆本来面无表情的脸忽然有了一点情绪,睁大眼睛看着宁乐双。

宁乐双笑了一下,忽然用手推了霍拆一把,霍拆没留神,竟然一下子摔到了地上,助理立刻把霍拆摁住了,宁乐双居高临下的看着霍拆,好一会儿,蹲下身,捏住了她的脸,霍拆喘了几口气,伸手推她,但是却似乎没什么力气了,只能任由宁乐双动作。

没一会儿,宁乐双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支针管,里面有白色的液体。

宁乐双凑在她耳朵说了句什么,霍拆惊恐之情溢于言表,手指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衣摆。

但是那管液体还是被推进了她的静脉里。

……

视频结束。

花语沉默的看着,伸手捏了捏霍拆的手,霍拆侧眸看着她,清淡素丽的脸上没有任何别的情绪,轻声说:“没关系了,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。”

花语低声道:“……我是想跟说抱歉。”

霍拆疑惑的看着她。

花语说:“抱歉,今天又把的伤口揭开,让它血淋淋的摆在了所有人眼前。”

萌妹子校服写真清新活力

霍拆愣了一会儿,才说:“我只会被同一件事情伤害一次。”

花语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

台上的白无常看着所有静默下来的记者,冷冷道:“刚刚说我们vv造谣生事的人呢?现在倒是出来为家影后辩解啊。”

没有任何人说话。

过了一会儿,风娱旗下的记者突然想到了什么,大声道:“就算吸毒是被迫的,那滥交呢!我手上可还有她的艳照呢!”

所有人一愣之后都开始窃窃私语。

白无常却不慌不忙的道:“当然,针对这一点,我们也是有事实有真相的。”

他说着看了花语一眼。

花语点点头,从自己的身后拉出了一个戴着口罩的女人,一起上了台。

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花语摘下了女人的口罩,记者们立刻跟见到了食物的苍蝇似的疯狂拍照:“霍拆!”

“霍拆!请问宁乐双真的逼迫吸毒吗?那为什么迟迟不拿出证据?!”

“霍拆,请问当时为什么没有任何解释默认了这件事?!”

“请问可以解释的艳照门吗?!”

“……”

花语抱胸冷漠的看着这一群人——为了新闻,丝毫不在意别人的伤口有多疼。

花语冷漠道:“她不是霍拆。”

记者们一怔。

“这不是霍拆?!怎么可能??”

站在花语身边这个人,身高、身材、样貌、神情,哪一样不像霍拆?

女人抿了下唇,“我不是霍拆,我叫陆零玖。”

花语对霍拆招招手,让她也上来,霍拆神情冷漠的走到了她身边,两个几乎一样的人,让人一瞬间几乎以为在两人中间有一面镜子。

就算是双胞胎也不见得有这么相像。

花语没机会记者们的尖叫和疑惑,对陆零玖道:“介绍一下自己吧。”

陆零玖深吸了口气,再缓慢的吐出来,“我叫陆零玖,和霍拆从小就认识的,相信大家也看出来了,我们长得很像,但是我们不是双胞胎,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。”

“我在霍拆出事的一年前,被宁乐双找到了,那时候我的境遇,只能用穷困潦倒,穷途末路来形容,她说她可以帮我。”

陆零玖想起来那时候,自己躲避着陆溏深的追杀,宁乐双伸出的援手简直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她便毫不犹豫的一抓住了。

——可是后来,她却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。

不管是谁,每天都被强迫性的去学习模仿另一个人,都会发疯的吧。

“我被她带走了,被勒令学习霍拆的神态,被整容成更加像她的样子,化了妆之后几乎可以以假乱真……”陆零玖喃喃道:“我终于变成了她希望中的样子,然后,我的噩梦开始了。”

“宁乐双强迫我和男人上床,拍照……将那些照片全部发到网上陷害霍拆后,又把我囚禁起来了——我甚至觉得,她之所以没有杀我,就是为了防止霍拆东山再起,因为我还有用。”

在一片瞠目结舌中,陆零玖继续道:“要不是花语,我现在还被关着,不见天日。不能和任何人接触,我不止一次想过要去死!”

花语按住她的肩膀,轻声道:“好了,情绪不要太激动。”

陆零玖身体轻微颤抖,眼神空洞,没有任何的焦点,迷茫的说:“……我这些年,过得到底是什么日子?”

花语抿唇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霍拆对于陆零玖的存在很震惊。

她一直看着陆零玖。好一会儿,才说:“陆零玖……是?”

“不是!”陆零玖立刻道,“不是!”

霍拆没再说话,沉默的看着她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有个女人冲了进来,二话不说的就给了霍拆一巴掌,怒骂道:“这个贱货!脸还没有给我丢够是不是!”

响亮的巴掌声,几乎每个人都听到了,这一巴掌打蒙了其他人,挨打的霍拆却是十分冷静,沉默的看着这个女人。

她打扮的珠光宝气,穿戴也十分的讲究,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几乎只能用狰狞来形容。

霍夫人。

霍拆名义上的母亲。

陆零玖看见她,愣了一下,练就跟花语解释:“不是我……”

花语脸色难看的道:“要是的话我立刻弄死!”

她刚想叫保安,霍夫人却已经粗鲁的推开了霍拆,站在台上大声道:“们别信这贱种的话!她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,我不知道她什么德行?!为了洗白自己还找了个清清白白的小姑娘来做替罪羊,简直恶心透了!”

她越说越激昂,几乎恨不得指着霍拆鼻子说这贱种最好立刻打死了。

“她之前就吸毒,宁乐双最多就是给了她点货尝鲜,不然谁第一次吸毒就用静脉注射还没死?!漏洞百出!毫无逻辑!”

霍拆轻轻的咬了下唇。

……这就是她的母亲啊。

怀胎十月,才把她生下来的母亲。